手写的从前

九月,踏上离别的火车,内心充满了好奇和惶恐不安。经度,可以改变日出时间;纬度,却可以掌握四季变换。千里之外的城市,将是我四年落脚的地方。 以前我们总是抱怨高中生活的苦累,期盼着高考早日结束。而现在,我们早已走上人生新的旅程。于是便深刻地感受 … 继续阅读 手写的从前

苏州游记(获奖作品)

儿子平时工作很忙,还老想着怎样利用双休日丰富我的退休生活。然而老天并不作美,上海的初冬很不正常,本该干燥寒冷的季节,却没完没了的下雨,再不天晴,我看人也要发霉了。 好不容易盼来了双休日天气转好,儿子马上就安排苏州之旅。经过缜密考虑,苏州景点 … 继续阅读 苏州游记(获奖作品)

好像少点什么

随笔 好像少点什么 于公谨 说起来,这件事情发生十来年了。本来是不想要提起的;可是,昨天,和几个人相互交谈于现在的形势,这几个人对于现在和原来做了比较,觉得并没有多少改变。这句话是我并不愿意听到的。于是,我就重新说起了这件事情。 事情的经过 … 继续阅读 好像少点什么

偶感

不知不觉,休假回家的日子已然过去。 猛烈的太阳闷热的风匆忙地吹醒了故乡大地,河流树木,一片青翠,就是那么明媚而张扬,俏皮而清新,阳光越来越猛烈,仿佛是火炭轻灼,直接让人难以忍受的的,与大地春回时呈现出一派盎然生机不同,这时依旧生机勃勃,可是 … 继续阅读 偶感

散文的落脚点

散文,是一门语言的艺术,几千年来,它为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瑰丽的篇章,是文学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。祖先们经过长期的努力,不断地为它施肥浇水,精心观察护理,已经懂得,要让这棵苗儿根深叶茂,四季芬芳,除了要掌握好一套栽培技术外,还少不了一块肥沃的土 … 继续阅读 散文的落脚点

大义

随笔 大义 于公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发明的,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可能会禁止的,就是用着“大义”的名义,做着很道貌岸然的事情。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发生的必要,但是,在“大义”的名义下,光明正大地发生着,好像是正在做事情 … 继续阅读 大义

又到一年评优时

年终又至,单位照例要评优。 每年的评优,是众位领导们最头痛、最为难、最棘手的事情。评的不好,消极怠工的、又哭又闹的、吵嘴打架的、甚至寻死上吊的,什么样的人都有,去年的评优正因为有人觉得不公正,一把手领导办公室的窗户玻璃就公开被砸碎了三次,办 … 继续阅读 又到一年评优时

成长

好久不动笔啦,都感觉有点生疏了,北国的四月春,全然不像冬天那么漫长,但如是没有树枝上嫩嫩的幼芽和讨厌的苍蝇,还以为是冬又吹了一口气呢。 好快,真的好快,就做了那么几张卷子,夏天就快到了,我也真是个奇葩,还能在如此紧张的高考中,闲暇地坐在书桌 … 继续阅读 成长

浅说袁崇焕

七言诗 随笔 浅说袁崇焕 于公谨 懂一点历史的人,很多人都知道明末时期袁崇焕的,因为袁崇焕是明朝抗金的将领,后来被明末皇帝崇祯所杀,很多人都替他抱屈,这也是很多人能够知道袁崇焕的原因。但是,事实上,换了任何一个人是皇帝,袁崇焕当时都是必死, … 继续阅读 浅说袁崇焕